2009 第一天 上班一開網路收音機 就聽到這首 是巧合還是老天爺在整我

看到你的背影 覺得 我們坐的很近 但是卻感覺到 心跟想法 越來越遠 越來越遠

聽到這首歌 心理想的是茫然跟無奈 你曾經對我說 你懷念2001年那個我

當年的那個我 是從高三那年之後 經歷了大學的放逐 退伍後 最靠近自己的一次

我忘了 我忘了要保留心情跟表情 我忘了要想想自己是否已經全心投入或是已經瘋了

那幾年的我 好傻 好傻 努力去做好你在乎的他們心中的樣子 讓大家微笑只是為了獲得一個稱讚

那個好像小朋友 期待在嘉獎簿上 獲得一個蓋章 一樣的期待的心情

只是每次 都要自己去處理跟面對 期望後的失落 然後在奮不顧身的努力去換一個微笑 雖然還是被忽略

幾年過去了 始終沒有辦法 找出那條道路 說來可惜 但是只能怪自己太不成熟

天真的以為 只要有愛 我以為只要相愛 就能一起面對問題跟困難 我低估了現實的挑戰

我沒有被打敗 你還是會在乎外在的言語跟眼光 幾年前那句話 現在還重重的刺在我的胸口

等待了一整個晚上 聽到你對我大喊的那句 我感受到你的難過跟心酸 我知道你累了 而我 也不堅持了

我知道 原來 愛不是單純的喜歡 很喜歡就好 原來 愛妳就是希望你真的開心跟快樂

原來我已經不再是那個2002年 隨便說幾句話都會讓你笑的很開心的那個小夥子了 原來我是你的負擔了

我曾幾何時壓的你也喘不過氣來了吧 妳累了 我感受到你的無力了 2008年 跨年的那個晚上 我許了一個願望

沒想到2009年第一天上班就這麼不爭氣 原來我還是會難過 看到這些無奈的景象跟背影 我還是會失落

我想 我真的很懷念 那段我什麼都可以放心的說話 討論夢想 還有天南地北說著話的我

我懷念的 是無話不說

我懷念的 是一起作夢

我還記得 那年生日 我還記得那次大雨


2009 該死的耳機 持續的放送著這首歌 我跑開了 這禮拜 想要在外面好好的放逐自己

說好了 自己不能是別人不開心的因素 說好了 自己不能在這麼情緒化了 說好了不聽濫情歌了

2008自己忙到忘了跟自己的對話 忘了問問自己好不好 當大家都以為我很有效率的時候

在坦然面對 鼓起勇氣跟決心去 處理 計算 如何作最好的時候 我只能假裝我很灑脫 我很ok

其實 大家都忘了 世界上什麼最痛 最痛的除了 你在我眼前我無法對你說我想你 莫過於

心中的夢想或是理想 一手一滴的建立起來 卻要自己親手結束 心理會很酸 很痛 很痛

夢醒了 天亮了 還是要努力往前走 我懷念大家的笑容 我懷念一起作夢的你 還有他

2008 當我泡在溫泉裡面把頭潛盡去的時候 我努力的回想 我努力的收好這對我來說神奇的一年

有著很特別的一年 有著很難忘的經驗跟回憶 不管如何懷念 時間還是往前走 我要微笑

我只能用微笑來回應這世界對我的標籤

2009 堅持自己的心 跟 方向 改變心情從改變態度開始 不用言語去辯輸贏 不找藉口去當理由 積極 努力 思考 樂活

我還是那個發呆 作夢的傻小子 一切的 一切 就讓我聽著音樂 隨著想法 跟時間 放逐






















歌名:我懷念的

歌手:孫燕姿

作詞:姚若龍 作曲:李偲菘


我問為什麼那女孩傳簡訊給我
而你為什麼 不解釋低著頭沉默
我該相信你很愛我 不願意敷衍我
還是明白你已不想挽回什麼

想問為什麼 我不再是你的快樂
可是為什麼 卻苦笑說我都懂了
自尊常常將人拖著 把愛都走曲折
假裝了解是怕 真相太赤裸裸
狼狽比失去難受

我懷念的 是無話不說
我懷念的 是一起作夢
我懷念的 是爭吵以後還是想要愛你的衝動
我記得那年生日 也記得那一首歌
記得那片星空 最緊的右手 最暖的胸口
誰 記得 誰 忘了

想問為什麼 我不再是你的快樂
可是為什麼 卻苦笑說我都懂了
自尊常常將人拖著 把愛都走曲折
假裝了解是怕 真相太赤裸裸
狼狽比失去難受

我懷念的 是無話不說
我懷念的 是一起作夢
我懷念的 是爭吵以後還是想要愛你的衝動
我記得那年生日 也記得那一首歌
記得那片星空 最緊的右手 最暖的胸口
誰 忘了

我懷念的 是無言感動
我懷念的 是絕對熾熱
我懷念的 是你很激動求我原諒抱得我都痛
我記得你在背後 也記得我顫抖著
記得感覺洶湧 最美的煙火 最長的相擁

誰愛得太自由 誰過頭太遠了
誰要走我的心 誰忘了那就是承諾
誰自顧自地走 誰忘了看著我
誰讓愛變沉重 誰忘了要給你溫柔


(我懷念的 )我還有想要愛你的衝動
我記得那年生日 也記得那一首歌
記得那片星空 最緊的右手 最暖的胸口

我放手 我讓座 假 灑脫
誰懂我多麼不捨得
太愛了 所以我 沒有哭 沒有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色羽毛 的頭像
黑色羽毛

迷路旅人的愛吃食記

黑色羽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