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看了去年的自己 當然覺得自己成長跟收穫很多

但是 也失去了一些因素與特質 今年就是在努力的找尋回來

想了很多 如果人生中自己不停退讓 有一天會忘記自己想成為怎麼樣的人

重新思考旅行的意義 重新思考生活的目的 重新思考情緒的飄移

持續著認識了些三五好友 在不同的方向跟點 鼓勵跟支持著我

常能在我低潮或是安靜的時候 給我自在的聲音

最近 又重新學習拍照 或許說 以前只是在玩弄光影跟自以為拍一張特別的照片

年少無知 就覺得那樣很酷 我的鏡頭夠不夠長 區段好不好 或是拍的地方特不特別

按下快門的時候 想的是 如果別人看到我拍這張照片 會不會按下 推薦 或是 優

去電腦展 已經不是在研究電腦的新趨勢或是新商品 而是另類的鏡頭展示會

拍人拍景或是拍什麼 現在對我來說 是在拍自己的心情

走到某個角度 或是 看到某些風景 或是 想法 想要完整的紀錄下來

透過觀景窗與快門 把屬於自己想法跟看法的空間 收錄下來

不在乎你覺得我拍的好看不好看 美不美 特別不特別 而是

再回頭看看自己的照片 我想問問自己 當初拍的心情跟想法是什麼

有沒有感動或是說服自己 或是讓自己想要按下快門的那種心情

學會了基本的設定 操作 最近開始覺得自己構圖能力很差 應該說是

對於同一個景色的方向跟角度 每個人總有不同的想法跟思維

所以 發現自己去年一整年 看完的書本跟雜誌 十本不到 真是糟糕

不管是看自己愛看的書籍 或是 上網看看別人的散文 或是作品

甚至 二月初 很喜歡看 街頭拍照 snap shot的作品集

看了 Henri Cartier-Bresson , Ricky Powell, 森山大道 的作品

那種隨性 街拍 強烈構圖 以及 社區 人文 文化的表達手法 很欣賞

內涵 是街頭攝影的本質

構圖 是其形式包裝 內涵與形式的融合就是決定性瞬間

大師們是這樣說的

看了一些書 提到了 1/3 理論 黃金對角 或是 雙曲線對角構圖

都是對的 只是構圖如果有公式 那照片一定很沒有說服力

至少沒辦法說服自己 所以 看到眼前的景或是看到心理的景

所以 現在拍照 還在努力的 自己跟自己對話

希望每一張 自己拍下來的照片都是可以代表自己的心情跟想法

或許帶些小幽默或是寫實的構圖 希望自己照片的內涵多於構圖

這幾年 常有在繞圈子的想法 有些事情好像總無法突破

有一則唐憎取經的寓言故事:

唐憎玄奘前往西天取經時所騎的白馬只是長安城中一家磨坊的普通白馬

這匹馬並沒有什麼出眾之處 只不過一生下來就在磨坊工作

身強體健 吃苦耐勞 從不搗亂

玄奘大師心想:西方路途遙遠 去時要做坐騎 回來時要負馱經書

況且自己的騎術又不是很好 還是挑選忠實可靠的馬吧

選來選去 就選中了磨坊的這匹馬 這一去 就是十七年

待唐憎返回東土大唐 已是名滿天下的傳奇英雄

這匹馬也成了取經的功臣 被譽為「大唐第一名馬」

白馬衣錦還鄉 來到昔日的磨坊看望老朋友

一大群驢子和老馬圍著白馬 聽白馬講西天途中的見聞以及榮耀 大家稱羨不已

白馬很平靜地說:「各位 我也沒有什麼了不起 只不過有幸被玄奘大師選中

一步一步西去東回而已 這十七年間 大家也沒閒著

只不過你們是在家門口來回打轉 其實 我走一步 你也在走一步

咱們走過的路還是一般長 也一樣的辛苦 」

眾驢子和馬都靜了下來

是啊 自己也沒閒著啊 怎麼人家就「功成名就」 自己還是老樣子呢?

這話真的很發人深省

如果你在房間一圈又一圈地走 你可以走上幾百公里的路

但不管你走多少年 還是無法從房間走出去 還是在原地

但是如果你知道門在哪裡 那麼 很快就可以走出去

我們一生一直都在繞圈子......一圈又一圈 我們就像那些驢子和馬

每天也沒閒著 並不是我們不努力 而是不知道「為了什麼」而努力

我們一生也都在受苦 但「除了痛苦」之外 並沒有從中得到什麼?

似乎所有人都繞不出那個圈子。

如果你已經承受了痛苦 欠缺的是去領悟痛苦以外的感受

我努力的去思考並尋找一扇屬於自己的門 我不確定穿過去的道路到哪裡

是好 還是壞 是對 還是錯 我不確定 也猜不出來

但是 我不希望自己 還是在原地打轉跟踱步

我希望我努力的去思考跟找尋 並且不斷的反省跟旅行

把我的想法跟答案 用快門表現我的思維跟情緒 也許 構圖還是很差

但是 那就是我想說跟表達的東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色羽毛 的頭像
黑色羽毛

迷路旅人的愛吃食記

黑色羽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